欢迎到中国法治民生在线返回首页
中国法制民生论坛
图片新闻
行政公权力的泛用,还是地方保护
追求卓越 勇立潮头
五年前,著名主持人佟瑶因内急在
习近平谈为官之道 哪些人的事例曾

历史随笔

州亦难添 诗亦难改
发布时间:2015-05-30 点击次数:
       相传唐朝末年,婺州兰溪县出了个贯休和尚,书画精湛,诗名更是遐迩闻名。其时,镇海镇东军节度使钱鏐统领两浙和苏南开府杭州,贯休慕名从洪州远来谒见,并作了首七律诗随名刺进呈。诗中有两句: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寒霜十四州”,其意是说钱鏐能广延人才、威行全境。钱鏐读罢,觉得这“十四州”太寒酸,令贯休改为四十州,方能相见。贯休不愿苟合取容,言道:“州亦难添 ,诗亦难改,闲云孤鹤,何不可飞!”承奉官员内报,钱鏐觉得不对劲,方改容延接。
  历史上多有钻头觅缝的无耻之徒,俯仰由人,瞒心昧己,名缰利索,轻易去就。而为官者又多好于金口玉言,只要人家给他一通臭恭维,就是牛头不对马嘴,他亦快乐。像贯休这样莫予毒也的好汉实属寥寥无几,而如钱鏐这样勇于改过的官僚更是少见。
  曾几何时,多少志士仁人急公好义,视民如伤,不甘雌伏,献可替否,然直言贾祸,避坑落井。为政者加膝坠渊,讳疾忌医,拒谏饰非,一旦有披肝沥胆者,便深文周纳,迫使天下百姓道路以目,有的是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,有的是群居终日,言不及义,从而使得攀龙附凤之徒剧增,言清行浊,助纣为虐,利旁倚刀当然还是小心些好。可叹一代忠仕怀璧其罪,或遭杀戮,或被放逐,或隐居度日。跋前踬后,动辄得究的年月,只能是重足而立,侧目而视,国人莫敢言,超然物外,谁敢拿着鸡蛋往石头上撞呢?由这情况,真令人有不如逆来顺受、唾面自干之感。
  贯休可赞,不畏权贵,仗义执言,宁为鸡口,无为牛后,不像有些人先意承志,风声鹤唳,习非成是,到处摇唇鼓舌,腆颜人世。不过,更令人敬佩的还是钱鏐,不依势压人,倒是犯而不较,显得心胸宽大。贯休“州亦难添 ,诗亦难改”,不过是暴虎冯河,若遇上“顺则昌逆则亡”的昏官,肯定小命不保。历代官吏能存异者极少,即便是求贤若渴的圣明君主,也常常口惠而实不至,见不逮闻,甚至干出卸磨杀驴的勾当。如此说来,钱鏐广延人才确非耳食之谈,倒让人敬意顿生。
  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多少流风余韵令人感叹。尽管今日中国与贯休、钱鏐的时代有如九天九地,但前倨后恭、如蚁附膻者实繁有徒;深闭固拒、拒谏饰非者也不少。所谓人之慕名,如水趋下,上之所好,下必甚焉。别说是把“十四州”改成“四十州”,混淆是非,颠倒黑白,巧舌如簧,弄得世人迷离倘恍,以偿其大欲,而这种人还挺有市场,其先意承志的功夫屡试不爽,明效大验,摇身一变,便袍笏登场,更多的人则是“惩沸羹者吹冷齑,伤弓之鸟惊林木”,一有风吹草动,他便降心相从,或是钳口结舌。本来嘛,天下之事,干卿何事?这种局面不改变,其利害攸关,不言自明。沿波讨源,我们该做些什么呢?
 自兴改革之风以来,一扫万籁无声的旧局,人们聚讼纷纭,言人人殊,急管繁弦,但毕竟好恶不同,纵有粗心浮气、傲然凌人,势所难免,然亦无大恶意,可以一笑置之。即便是饭后的公评,酒后的宏议,也未尝不可姑妄听之呢!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版权所有:中国法治民生在线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:豫icp备******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投稿邮箱:3140551249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