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到中国法治民生在线返回首页
中国法制民生论坛
图片新闻
行政公权力的泛用,还是地方保护
追求卓越 勇立潮头
五年前,著名主持人佟瑶因内急在
习近平谈为官之道 哪些人的事例曾

人在旅途

冬季里,那座久远的山寨­!
发布时间:2017-05-25 点击次数:
冬季里,那座久远的山寨­!


王书敏
 



 

    庸碌半生,恍惚之间,想游的去处未曾走遍,该办的事情所成无几,心愿,一桩桩堆砌成山,心跳与快乐的赋予似乎愈发吝啬。苦涩、失落、无奈裸露出我锐气的枯竭,生命的苍白。
       怪怪地,就期盼冬的到来,有了冬的冷和冷的桎梏,把自己封禁小屋,过去的自己和自己的过去便可松弛、释然以致不了了之,也才能够感觉到此刻活着尚存一息,亦乘势满足一下常常空洞、虚飘和彷徨的心。
       忽地,久远的一景跃入记忆的底版,木然的、梦幻般的脑际登时潮水翻涌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○1.
       那是十八、九年前的一个异乎其常的隆冬。也是这样落了一场的雪;这样,刮过了一夜的风;这样,光滑了大大小小的路面;又这样,银装着天素裹着地。受西安《城乡生活报》高老总的亲遣,我只身奔赴云贵山区采风。不曾想,“在家千般好,出门一时难”的我,出师不利,刚到贵州省石阡县,身上的千把元盘缠和一架海鸥牌照相机不翼而飞,所幸内衣袋里还掖着些碎银子。那时候消费水平尚低,加之山乡物丰,山民憨诚,我在一个叫“白沙”的小镇落脚过夜,善解人意(我向他讲述了我的遭遇)的店老板仅仅收了我两元的店钱,得知我的“特殊身份”后,他亲手为我烧了一碟辣子鸡丁,盛满一铝钵喷香的大米饭,我的心和晚餐一起暖和起来。我俩成了相见恨晚的好朋友。
      老板的家不在镇上,而在离镇上三十多里远,深山老林中,一个叫作“大雁塘”的寨上。他建议我到那里看看,并自信地说我“一定会大有收获”。
       翌日天未亮,他便打发他年约十六七岁、给她搭帮手的女儿鹏,带我进山。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○2.
       爬山攀崖,一路喘息。夕阳西下时,我们终于走进那座坐落在半山腰的山寨。说是山寨,其实不过只有七八户人家。朦胧中,几所大小不一的小木屋错落有致地映入眼帘。房前屋后,树木成林,高的耸立天空,约有数丈;矮的蓬蓬松松,严寒的当儿,竟是满树绽花;不远处的山脚下,汩汩的流水清澈可见;一群不知名的鸟儿在枝头自由欢唱。真的令人心旷神怡、自顾不暇……
    这里,交通通讯的滞后是显而易见的,但我的到来,寨上的人们却似乎能未卜先知。望着为眼前的景色痴迷的我,鹏搡我一把,嗔怪说:“大哥,么楞唦……这是二伯,这是三娘,这是村长边叔。”我才看见身边早已围满了人。“其实吧,我们都等你好久啦!”村长虽已年逾花甲却精神矍铄,一嗓子能喊到山
那边去。我被领进鹏家漂亮的小屋后,他嘱咐鹏:“妞妞,先招呼好客人,我们去后山遛遛。”鹏便冲我诡秘地笑笑:“你好个排场唦!”
       屋里只剩下我和鹏,鹏递上茶水,我吞上一口噎个半死,情不自禁地咧咧嘴,鹏掩面窃笑:“哥哟,慢用唦。”
       约摸过了两个时辰,寨子热闹起来。二伯、村长他们风风火火满载而归,把肩头上的“战利品”“扑通扑通”地往石头地上撂,那尽是些他们刚刚捕猎到各种山野动物。它们身上的伤口有的还在淌血,有些是,止住的血还没能完全凝固,身子热热地、柔柔地,其中一只叫“山猪猪”动物的体大膘肥,足有十多公斤。原来,他们狩猎去了,怪不得鹏刚才说出那样的话来。
       正应了店老板的话了,我很快和山民们交上了朋友。我讲大平原宽阔敞亮的故事,马路都是宽宽的,几十米;楼群都是高高的,近百层……他们一个个张着嘴听。我听山里的趣事;津津有味:窗户纸贴在外,老头爬山比猴快,大姑娘不扎裤腰带。村长很尽职尽责,如数家珍地把村子里的治安状况,村民致富情况一一道来:“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唦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○3.
       那次的晚宴我至今仍记忆犹新,新朋们用他们传统的烹饪手艺炖了一大锅野味,做了一大桌如腊肉、山笋之类的特色菜,米酒、红酒、白酒,应有尽有且全是山乡佳酿。全村人(其实就是几十口人)挤作一堆。登时,香味夹着暖意涨满了小屋。
       在山里做客,肉,你可以尽情地吃,大块大块地;酒么,也容不得你偷懒和推辞,从甜酒到白酒替换着喝,从男人到女人轮番着敬,你就得一碗一碗大口大口豪豪气气地喝。我辩说我不胜酒力,人家就揣着明白作糊涂,概不买账,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—“干!”把一个宴席一个夜晚一个世界灌得懵懵憧憧、地转天旋……时光在以怎样的速度和模式流逝,我慢慢浑然不知……
       我浅浅醒来时,已是夜深人静。眼前的情形让我一下子变得分外愚钝,循着油灯的光晕我看见:盖着厚被的我的我远端,鹏坐着,把我一双脚埋进她怀里,我试图抽回却无济于事,她以大姐姐般的口吻说:“莫乱动,刚刚暖和了一些。”她说“平原的人就是娇气,连脚都怕冷”。原来,酒席散后,我早已烂醉如泥,鹏怕我冻着,拿开水给我泡脚没泡热,就用炭火烤,仍不见效,鹏索性坐着,像在履行一种使命地抱着我的脚用她的身子暖。她是在捧着一颗少女的心,融化一个冬天的生命和一个生命的冬天啊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○4.
       十天后,告别那个爱我的和我爱的山寨时,我从报社寄来的经费中拿出200元钱和一张我的生活照給鹏,以示谢意和纪念。鹏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惆怅,目光盯了我很久很久……她没有接钱,只把那张照片紧攥手中……
       世纪05,时过境迁,季节一轮轮转换,岁月不停歇更迭,我对冬的情愫却一如既往,恪守始终。冬天里的许多事情也都慢慢淡忘掉了,而惟独此事,一直不能!

 

 
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版权所有:中国法治民生在线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:豫icp备******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投稿邮箱:3140551249@qq.com